广告:美园中餐厅

永明

广告:Michael Ruan永明金融

据Global News7月23日报道,该媒体得到的资料显示,从疫情爆发之初到本月中旬,乘客暴露于新冠病毒、进出加拿大机场的国际和国内航班竟然高达561个!那么,大家乘坐飞机旅行可能被感染风险究竟有多大?

坐飞机风险比人们想象的要小

加拿大《环球邮报》就此专门采访了加拿大传染病学家、多伦多新宁健康科学中心(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re)感染预防和控制总监莱斯(Dr. Jerome Leis)博士。

莱斯博士回答说:“我认为坐航班旅行感染COVID-19的风险可以忽略不计。”

莱斯博士说,毕竟是病毒大流行,很理解大家对这个COVID-19的恐惧。特别是坐飞机,毕竟要和很多不相识的陌生人共处很长时间,对这个问题的担忧情有可原。不过从科学角度以及大量实证研究,说明乘飞机旅行感染新冠的风险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小得多。

莱斯博士说,尽管目前为止,全世界每天的病例还在增加,而航空旅行也比两个月以前越来越频繁。但迄今为止,几乎没有文献证明,人们是在飞行中感染了这种病毒。

首先,机舱内有完善的通风条件,空气交换与流通频繁。其次,不仅乘客个人采取了措施比如戴口罩,航空公司也采取了行动,包括对飞机的消毒和清洁等,这都非常有效地减少了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最早确诊的华裔夫妇没有传染别人

他还举例说,最好的例子也许是加拿大最早确诊的一对华裔夫妇。他们从当时的疫情中心中国武汉出发,前往广州,在那里登上飞往多伦多的飞机,并于1月22日回到加拿大。

其中丈夫在飞行过程中已经出现轻微症状,例如干咳。第二天,他的妻子也开始出现症状,虽然他们两人当时都戴着口罩,但他们在旅行过程中都被认为具有传染性。

这对夫妇求医之后进行测试,结果表明两人COVID-19阳性。随后多伦多公共卫生局的工作人员开始联系并追踪可能在飞行中暴露于该病毒的25名同机乘客,其中包括坐在这对夫妇三排以内的机组人员和乘客。但对这些接触者监控并追踪14天之后发现,没有一个人被这对戴口罩的夫妇传染。

为什么飞机内病毒没有传播?

那么,为什么载有350名乘客的飞机之内,病毒并没有传播?医学专家说,SARS-CoV-2病毒并不能真正远离其宿主。

因为该病毒主要通过咳嗽,打喷嚏或说话之人的呼吸道飞沫传播。在降落到附近的表面之前,液滴可能会被推进一到两米的距离。但人们一般认为,较小的气溶胶以及微小颗粒虽然可能停留较长时间,但是在COVID-19传播中不发挥重要作用。

多伦多大学医疗中心UHN(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感染预防和控制总监霍塔(Susy Hota)医生对《环球邮报》表示,在飞机上,此类颗粒通常会被通风系统迅速清除。

她指出,飞机内部的空气通常每小时交换15到20次。尤其是,空气通过了高效微粒空气HEPA(high-efficiency particulate air)过滤器,而该过滤器能够捕获到包括病毒在内的潜在有害物质。

霍塔医生说:“气溶胶的悬浮时间不太可能足以导致感染。”

官员和专家:采取的措施取得成效

Global News报道说,联邦运输部长加尼奥(Marc Garneau)谈到,在疫情之下,乘飞机旅行是相对安全的。他说目前尚无与航空旅行直接相关的COVID-19传播病例记录,说明已经采取的相关措施取得了成效。

与此同时,多伦多综合医院传染病专家博格奇(Isaac Bogoch)医生也表示,现有的所有科学证据,都不支持航空旅行存在风险的说法。

他说,目前在飞机上采取了很多预防措施,包括要求始终戴着口罩,并为乘客提供洗手液等等,使得飞行中病毒不太可能传播。他还说,可能的接触仅限于坐在感染者旁边,以及前面或后面的人。

麦卡迪博士:风险自担

不过,不是每位专家都说坐飞机没有风险。

多伦多迈克尔·加隆医院(Michael Garron Hospital)的传染病专家麦卡迪博士(Dr. Janine McCready)对《环球邮报》表示,除了空中之外,两地之间的旅行还涉及到其它,比如地面运输,在餐厅吃饭,使用公共厕所以及呆在无法控制周围环境的地方。

另外,还必须考虑是否要去COVID-19疫情仍然严重的地区。显而易见,身处高传播区域可能会增加暴露于病毒的可能性。

麦卡迪博士说,值不值得去冒风险,“人们必须根据自己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来做出旅行决定。”

福西:“我现在属于风险类别,不会坐飞机”

据美国网站报道,白宫首席公共卫生顾问福西(Anthony Fauci)7月25日表示,鉴于他目前的情况,他不会坐飞机。

福西对MarketWatch表示:“我现在属于风险类别。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今年79岁了。我想不出跨大西洋(去欧洲)的理由。现在我被隔绝了。我在新冠病毒工作组工作,我几乎每天都去白宫。”

不过他确实提到,坐飞机是有风险的:“我不希望自己受到感染,因为在飞机上是有风险的,尤其是目前正在发生的感染数量如此之大。”

福西现任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院(NIAID)主任,是总统特朗普新冠疫情工作小组的首席公共卫生专家。

新闻来源:加国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