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da (Simon) Zhu,房屋地产经纪,房屋买卖,私人订制
高人气任食日本料理
貔貅国旅,订回国机票,享免费机场接送
宇通驾校,专业驾驶培训,快速通过考试

【新闻】医院被曝乱收费,查询医疗记录收上千刀 检查出病人癌症却没有告知

2019-07-18

医院乱收费问题其实很常见,在这边生活的你有没有遇到类似的事情呢?

一名多伦多女子向CTV爆料,她声称在查阅已故父亲的电子病历时,竟然被医院收取了$1000多的费用。而且她发现这家多伦多的癌症医院故意改变了收费政策,将生效日期设定在她提出申请的前一天。

CTV

怀疑父亲去世是医院疏忽

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Iris Kulbatski的父亲在2018年8月死于前列腺癌扩散身体,享年74岁。Kulbatski和她的家人对父亲的死感到震惊,因为父亲自2011年接受前列腺摘除手术以来,身体一直都没有问题。

2011年到2017年期间,父亲每半年都会去多伦多的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Princess Margaret Cancer Centre)做一次检查,他的健康状况每次都得到了医生的肯定。2016年,他接受了CT扫描,没有显示癌症复发。

CTV

直到2017年4月,父亲的血液检测显示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水平升高,全家人这才开始担心。Kulbatski说,家人们一再要求他的医生给他再做一次CT扫描,但是却被医生拒绝了,医生说完全没有必要做CT扫描,因为他父亲的健康问题并不严重。

没想到不到一年,他的父亲就开始进食困难和便秘,他的家庭医生给他做了腹部超声波检查,发现他的肝脏有癌症。 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的专家最后同意在超声波检查后再给他做一次CT扫描,这时候发现肿瘤已经遍布父亲的淋巴结、腹部、骨盆、胸部和肝脏中。三个月后,她的父亲去世了。

为了弄清楚她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作为医学研究人员兼作家的Kulbatski开始写文章,讲述他父亲的治疗过程以及这一切给她的家庭带来的痛苦。 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了父亲在2016年CT扫描报告的一个信息。

CTV

查询医疗记录被收上千元

Kulbatski说,这条信息是在2016年与2018年的CT扫描相比较后添加到附件中的,信息指出当时她父亲的胃、腹部和骨盆中实际上有肿大的淋巴结。原来在2016年,癌症就已经开始蔓延,当时全家人都不知道。

她这才恍然大悟,他的父亲本来至少有两年的时间提前得到适当和及时的照顾,当时医生很可能没有正确阅读扫描报告,错过了当中的信息。在发现了2016年CT扫描报告的附件后,Kulbatski说,她想要查阅她父亲的所有病历,而不仅仅是网上的病历。她说:“我想从医院得到他的完整医疗档案,这样我就能更深入地挖掘,看看是否能找到真相。”

dailyhive.com

6月18日,Kulbatski向大学医疗网(UHN)提交了一份正式申请,要求提供父亲的病历。大学医疗网负责监督玛格丽特公主癌症中心和多伦多总医院,她的父亲在两所医院都接受过治疗。Kulbatski说,她查看了UHN的收费政策,该政策于2011年4月26日发布在UHN的网站上。

这一政策规定,将收取$30的行政费和$10的额外光盘费。谁曾想,就在申请不久之后,Kulbatski竟然收到了超过$1100的医院发票,其中包括$30的管理费、$10的光盘费,以及父亲3000多页医疗档案头20页之后的25分/每页。

当Kulbatski回到UHN的网站再次检查其收费政策时,她发现这个收费标准已经被修改,其中增加了一项内容:报告的概述之后每页收费25分。 

Kulbatski说,按照旧的政策,这项收费只适用于印刷版本,而不是电子版本。 更夸张的是,这项新政策开始的日期是2019年6月17日,也就是她向父亲申请记录的前一天。

医院认错修改账单

对于Kulbatski的说法,UHN的高级公共事务顾问Alexandra Radkewycz表示,在线收费表已于6月17日更新,以“提供比最初$30的行政费用更详细的成本信息”。在上周五发给CTVNews的一份电子邮件中,Radkewycz写道:“这些额外的成本并不是新加的。

所有这些额外费用都是多伦多医院的标准费用。” 不过Radkewycz承认,医务人员应该通知那些要求查阅记录的人,毕竟如果文件内容很多,费用可能会很高。她说:“我们会加强这方面的工作,检讨网站上的资料,务求更加清晰,以免再出现有关成本的误会。”

CTV

Kulbatski对这种说法并不服气,她向安大略省信息和隐私事务专员布莱恩·比米什提交了上诉,也向当地的联邦议员提出了申诉。之后,UHN私下提出对Kulbatski的收费降低50%。

上周五,Radkewycz对记者表示,UHN又向Kulbatski示好,决定对她还是按照以前的网上标准来收费,重新开具了一张$40的发票,通过光盘向Kulbatski提供完整的医疗记录,理由是“Kulbatski申请的时间和收费标准在线更新的时间吻合”。尽管修改了发票,Kulbatski说,加拿大医疗系统当中获取信息方面存在更大的问题。

医院乱收费由来已久

多伦多患者保护中心倡导组织的创始人Finlay说,Kulbatski的经历并不新鲜。 她在周六的电话采访中说,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当人们来到患者保护中心的时候,医院乱收费的问题是最常被提起的问题之一,已经有七、八年了。” Finlay说,当医院对这类请求收取过高费用时,他们会给面临经济困难的人带来额外的负担。

她解释说:“这给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经济负担,所以当他们看一张高额的账单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办法应付。”Finlay说,这是加拿大的医疗保险系统当中透明度不够的问题。医院应该让患者更容易查看记录,也想让他们更容易跟进和提问。 如果医院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不应该担心。

“对于Kulbatski的遭遇,Finlay说她希望UHN实施一些新的政策和做法,以便其他病人和他们的家人不必经历Kulbatski所经历的麻烦。 她说,UHN不应该给人们设置障碍,阻碍他们拿到他们需要的医疗档案。

新闻来源:加国无忧



ECLife.ca 华缘网
欢迎来到华缘网,请选择语言
Welcome to ECLife, please choose your prefer language

登录

忘记密码? 发送新密码到我的邮箱.

还没有账号? 注册账号